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广东 > 邪教大观 > 正文

廖锦烈在“发正念”声中离世

2016年06月30日 08:26    作者:梁雄友(口述)施全(整理)    来源:凯风网    [纠错]

  我叫梁雄友,今年45岁,原广东省东莞市塘厦镇电子科技学校老师,2010年在同事廖锦烈的鼓动下开始习练法轮功。廖老师告诉我法轮功能治病,可没想到的是,他因拒医拒药病逝,那年,他还不到50岁。

  廖锦烈老师是广东湛江人,原湛江市廉江中学高三级英语老师,是一位教学经验丰富、受人尊敬爱戴的好老师。2002年,青年的廖老师怀着到改革开放前沿城市创一番事业的美好梦想,进了东莞塘厦电子科技学校,担任英语老师。由于廖老师工作认真,责任心强,教学效果好,很快,他就成为了同事的杰出代表和家长眼中的好老师。但好景不长,2005年廖老师患上了神经衰弱症,2007年又检查出患有肝肿瘤,做了切割手术后,身体状况比以前差了一大截,但廖老师坚持锻炼身体和看医治疗,身体情况有了好转。

  2007年底,廖老师返乡探亲。同乡的苏水仙知道廖老师身体状况后,立即向廖老师大肆鼓吹法轮功,说法轮功是一门很好的气功,能祛病健身,不用吃药不用打针,只要“消业精进”就能治好任何病,甚至还能“圆满成仙”。此时的廖老师,对于“圆满成仙”没任何念想,但对于法轮功能医治疾病,他还真想了解了解。苏水仙见廖老师一脸茫然,接着说:“医院是不能消业的,大夫不是修练人,他没有这个威德,他只能给你去掉表面的痛苦,把病留到深层去了,吃药是往身体里压,等于积存起来,表面上不痛苦了,可是积存到身体的深层去了”。廖老师听后,心里咕噜着,对照一下自己病情感觉似乎确实是这么回事。苏水仙见自己的鼓吹起了作用,接下来几天连续上门“开导”廖老师,还拿出了一本《转法轮》给廖老师:你看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。看完了《转法轮》,廖老师被书中所描述的“神奇功效”所深深吸引,再加上苏水仙一旁的大肆鼓吹,廖老师终于放下了内心深处最后一点理性,相信了法轮功所鼓吹的“消业论”,立即把从医院带回来的价值一万多元的治疗药物扔到了垃圾箱,开始跟着苏水仙疯狂学法练功。

  2010年初,我因为工作压力大、生活不规律,患上了严重的胃病,导致精神状态不佳。廖老师见状,经常找我聊天,说我现在的病情就像当年他的病情一样,看医吃药是没有效果的,必须加入法轮功,学法练功才能祛病健身。起初我对廖老师的“劝说”不以为然,感觉有点玄乎,可是在廖老师的三番五次鼓动下,加上我对他的敬重,我还是抱着试试的心态跟随他开始修练法轮功。廖老师还一再叮嘱我不要到医院看病开药,强调说:“师父说的,你现在吃药就是把这个病表面病毒杀死,但它却积攒在那里了,人生生世世都在积攒这个东西,积攒到一定程度这个人就无可救药了。”随着练功的频繁和学法的深入,我也逐渐痴迷了法轮功,以为法轮功真的能医好自己的胃病。

  2010年底,廖老师身体再次出现问题,双腿无力,站立困难,后来严重到卧床不起。我和苏水仙见状,经常抽空登门探望,帮助“发正念”,祈求师父李洪志把他的“业力”消去,还他健康的身体。然而,他的情况却是一天天变得糟糕。家人着急得很,劝他到医院诊治,可立即遭到他的严词拒绝。有一次我登门看望,他摸着我的手,用低沉而微弱的声音背诵着“师父”的经文:“有的人业力很大,我给他们治病时,旧势力不让我给他们治好。旧势力采取阻挡的办法是无数的、数不清的旧势力安排的神,一下子就挡在那个人的病灶的部位上,它们用它们庞大的密度阻挡。”我当时还真以为廖老师“法轮”上身了呢,顿时被廖老师的“真修”精神所感动。接下来好些天,我和苏水仙都很卖力继续为廖老师“发正念”。纵然廖老师家人苦苦相求,劝说去医生看病,但廖老师都无动于衷,我俩也不屑一顾,坚信“发正念”能帮廖老师“祛病消业”。可是,事与愿违,不管我们多么卖力“发正念”,廖老师还是离开了人世,2012年9月底,廖老师在“发正念”中痛苦离世。

  生命诚可贵,廖老师因为挚爱自己的事业而迫切希望有个健康的身体,却不料坠入法轮功歪理邪说深渊,在拒医拒药中葬送了自己的生命。而我眼见经文里所说与现实相关太远,实在没有办法再信下去了。

【责任编辑:小宁】

分享到:
11.7K
友情链接:

关于我们 | 编辑信箱

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